业务领域

合同纠纷

1、北京A公司与上海B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法条导读

《合同法》第94条第三款“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合同解除后,已经履行的,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在合同的履行中,一方违约,只有守约方才享有单方面的解除权,若符合《合同法》94条中法定解除权的情形,则享有法定单方解除权的一方可以通过提起诉讼或者通知的形式来要求解除合同。

案情简介

2015年11月12日,A公司与B公司签订油品购销合同一份,合同约定A公司向B公司购买轻循环油,数量10000吨±5%、单价3700元/吨,交货地为C地。交货方式为船上平仓交货,船运费由乙方承担,交货时间为合同签订后最晚2015年12月10日前通知开始提货,海关放行后卖方通知买方提货之日起30日内提完全部货物;付款方式为合同签订后,乙方在一个工作日内以电汇的方式向甲方支付保证金人民3700000元;甲方迟延交货的,向乙方书面说明理由双方可协商处理,确系恶意延迟的由甲方向乙方赔偿由此产生的一切损失。

合同签订后,A公司如约支付3700000元保证金,但到2015年12月10日,富巍公司并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交货义务,2015年12月10日,A公司向B公司出具催告《函件》。2016年1月初涉诉油品清关结束。2016年1月11日B公司向A公司致函,提出变更价格并另行重新签订协议的方案。2016年1月15日A公司拒绝了该方案,后B公司致函要求解除合同,并将涉诉油品转售案外公司。A公司将B公司起诉至法院,认为B公司经催告仍未履行交付义务,合同的目的已经不能实现,因此要求解除《油品购销合同》并返还已经支付的保证金。B公司提出反诉,认为因A公司逾期提货,B公司无奈将涉诉货物低价卖给第三方,给B公司造成损失,请求解除《油品购销合同》以及要求A公司承担油品罐租费用及销售差价损失。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富巍公司的上述行为已构成迟延履行合同主要义务,涉诉《购销合同》亦无履行之可能,对华东公司要求解除涉诉《购销合同》以及返还3700000元保证金之请求予以支持。关于B公司主张解除《购销合同》以及要求华东公司承担油品罐租费用及销售差价损失的反诉请求,法院认为该主张所依据的A公司违约情形无事实法律依据,并且本案违约方为B公司,其产生的相应损失亦应由其自行承担,故法院对B公司上述反诉请求亦不予以支持。

律师视点

本案中的重点在于律师对《合同法》第94条法定解除权的运用。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一方有违约行为,在双方进行磋商的过程中仍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致使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并且存在《合同法》第94条中的五种法定情形之一的情形,那么守约方可以单方行使法定解除权。虽然单从最后结果来看,案件事实并不复杂,法律适用困难也不大,但是对于在类似的商事案件中如何适用法定解除权来维护自身的权益具有重要的意义,也体现了律师在诉讼中维护当事人权益的重要作用。

我所律师在接受了A公司的委托后,对《油品购销合同工》以及《合同法》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梳理,结合合同履行的事实,全面搜集了相关证据材料,对可能出现的风险和结果作出了预判,尽管在诉讼中B公司提出了反诉请求,要求解除合同并且赔偿损失来向 A公司施压,与律师预判的情形一致,我所律师牢牢把握住了《合同法》中法定解除权的运用路径,将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一一对应,使得A公司在诉讼中掌握了主动权,法院支持了A公司的诉讼请求。

由此可见,在商事合同的履行中,往往是一场博弈,权利义务处在不确定的状态,如果能够尽早选择律师介入纠纷,通过律师的指点,可以协助当事人设计最优方案,保障自身权益最大化。


2、顾某与王某等民间借贷纠纷

法条导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案情简介

2015年8月30日,郭某与王某签订个人借款合同一份。合同约定以下主要内容:郭某借给王某300000元,借款月利息为4500元,借款期限为1年。借款期限届满,王某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向郭某共计转款15500元。王某与顾某于2012年9月18日登记结婚,2017年8月30日登记离婚。郭某委托我所律师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将王某和顾某列为了共同被告。顾某称其不知道郭某与王某之间的借款关系,诉争款项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不同意偿还。一审法院认为顾某虽主张此款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但作为举证责任一方,但并未向该院提交证据予以证明。郭某借给王某钱款期间,是顾某与王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本案所涉债务应认定为王某与顾某之共同债务,王某与顾某应承担共同还款责任。顾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二审法院。

法院判决

支持顾某的上诉请求成立,撤销一审判决,判决顾某不与王某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律师视点

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在新的司法解释中,也阐释了婚姻存续期间,无论是以一方个人名义还是夫妻双方名义因为家庭日常生活所负的债务,都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那么“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如何界定?我国城镇居民家庭消费种类主要分为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等八大类。家庭日常生活的范围,可以参考上述八大类家庭消费,根据夫妻共同生活的状态(如双方的职业、身份、资产、收入、兴趣、家庭人数等)和当地一般社会生活习惯予以认定。

那么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是否构成夫妻共同债务,新的司法解释将该项举证责任分配给了债权人,但事实上,债权人举证该债务用于家庭日常生活的取证往往比较困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导债权人在设立债权时强化夫妻共同债务的意识,尤其在大额借款上,不仅要考察债务人的个人偿还能力,还要考察债务人的婚姻家庭状况,为了增加债务安全性,可以采取债务人夫妇共债共签的方法。 

3、A科技公司与B玻璃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

案情简介

A公司、B公司于2012年3月9日签订《原料及破碎玻璃回收系统设备材料的修旧改造与供货安装合同》,合同约定了价款、支付方式、违约责任等条款,2013年11月29日工程项目验收完毕,在一年质保期内,B提出多处维修报告,A公司直至2016年11月底才维修完毕。2016年4月27日,B公司原料楼失火,造成损失152393.86元。截止到2017年11月7日,B公司陆续支付了12143910元,剩余576090元没有结算支付。

A公司、B公司经过对账,没有争议的欠款金额为244962.14元,有争议的扣款项目是2013年3月、4月的水电费19044元,2014年12月采购风机款4350元,2015年1月代付上海英雷维修费5380元,火灾损失152393.86元。

法院判决

B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A公司质保金426130元,并赔偿自2016年12月1日起至付款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息)的利息损失。

律师视点

我们知道在诉讼过程中一般情况下是“谁主张谁举证“,除了一些强制性规定外,双方之间关于权利义务的证据就显得尤为重要。所以在签订合同和履行合同过程中,对于证据的保留一定要重视,要做好及时、全面、客观的收集证据,否则一旦发生纠纷,可能因为举证不能而承担败诉的法律后果。我所律师作为A公司的代理人,在全面了解案情的基础上,充分收集和归纳于我方有利的证据材料,使我方的诉求得到了有利的支撑。

4、Q公司与T保险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

法条导读

合同诚实信用原则是民事主体在订立及履行合同时,应讲诚实、守信用,以善意的方式履行其义务,不得规避法律和合同。包括:(1)债权人应本着诚实信用的态度及方式行使权利,不得以损害他人利益的手段而为自己获取利益;(2)债务人应依诚实信用的方式履行义务,即在订立及履行合同义务时,不得弄虚作假、欺骗和损害他人,应信守合同,自觉履行合同所规定的义务,不得出尔反尔,随意变更合同。 

案情简介

2015年4月,Q公司向T公司为其所有的车牌号为×××的福田厢式运输车投保商业保险,T北京公司签发了保险单号为×××的神行车保系列产品保险单。承保险别包括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为220000元,保险期间为自2015年4月27日0时起至2016年4月26日24时止。

2015年10月30日凌晨3时,王XX驾驶保险车辆沿022省道由北向南行至沧南立交桥桥下时,与中央隔离带相撞,造成车辆、货物损坏的交通事故。经沧县交警大队责任认定,王XX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因此次事故产生23000元吊装费。Q公司为保险车辆在H市价格事务所进行了损失价值评估,损失评估价值为108800元。为此产生评估费3000元。保险车辆在H市市中汽车修理厂进行了实际维修,共产生维修费108800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所涉及的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本案的保险事故为被保险车辆在使用过程中发生碰撞。Q公司因此次保险事故产生了23000元吊装费和108800元维修费,上述费用有相关票据佐证,确系Q公司因此次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因此支持了Q公司吊装费和维修费的请求。T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了上诉。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视点

本案争议在于T公司应赔付的具体数额。Q主张合同约定的保险金额为220000元,因此在上述限额内其实际发生的车辆损失T公司均应承担赔偿责任。T公司在明知保险车辆并非新车的情况下仍然按照新车购置价220000元的标准承保并收取保费,一旦发生保险事故又以车辆实际价值远低于220000元为由进行抗辩。由此可见,根据T公司的主张,Q公司按照220000元的保险金额交纳保费,却仅能享有不超过61600元的保险赔偿利益,违背合同订立的诚实信用原则,显失公平,损害了Q公司的利益。T公司主张该合同为不定值保险合同,“不定值”的原因在于根据生活经验在长达一年的保险期间内保险车辆会逐渐产生折旧,其价值会有所贬损,但上述折旧或价值贬损应相对于订立保险合同时的车辆价值而言,不能允许保险公司对此任意歪曲解释并假借合法制度行敛财之举。

5、借钱没借条,如何收集电子证据?

陈某借钱后债务人没有给其出具借条,但是陈某和债务人用微信聊天的方式,记录了双方之间沟通借款及多次催讨款项的经过,整套聊天记录内容完整、借贷及催款表意清晰。并且陈某可提供与微信聊天记录相对应的支付宝转账电子回单,所有凭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双方之间借贷事实确实存在。因此,陈某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诉讼证据之一法院可以采信,陈某与债务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成立,法院判决债务人偿还陈某借款20万元。 

律师说法

近年来,随着信息化的发展,人们的行为方式逐步从“线下”向“线上”转变,诉讼中的证据越来越多以电子数据的形式呈现,尤其是因个人民间借贷、网络借贷、网络购物等引发的纠纷中,电子数据的应用较为频繁,且多数情况下,当事人能够提供的证据仅限于微信聊天记录、网络转账等电子数据。因此,电子数据如何提取以及如何作为证据使用,对当事人证明案件事实、维护合法权益,尤为重要。

在此,提醒广大市民朋友,在与别人有金钱往来时,第一要明确对方身份;第二要明确用途,备注注明转账用途;第三要保留记录。微信记录必须保存原始记录,仅有截屏会无法证明真实性,转账记录、重要对话等要注意保留,不要随意删除。此外,还可以辅助电话录音、短信催款、借条明确等证据,形成相互补充印证的证据链条。


Click for live chat!
首页
电话
业务
联系